欢迎访问网乐聚!

透视“假唱门”:怎样判如何赔

品牌头条 2023-12-073828wer1545

  知名乐团五月天演唱会假唱风波还在持续。12月4日,上海文旅局执法总队回应称将对相关问题进行核实。随后,五月天经纪公司相信音乐传媒发表声明称:五月天在巡回演出中不存在任何假唱行为,网络上关于“五月天假唱”的言论均为恶意攻击、造谣中伤;正积极配合相关执法部门开展调查工作。

  尽管此次风波尚无定论,但演艺圈的假唱争议从未“消声”。那么演唱会的假唱如何界定?是否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该如何维权?相关法律法规有何规制?12月5日,北京商报就此话题与律师进行了连线。

  “5首可能存在假唱”

  “12首歌里,5首存在假唱情况。”这是博主“麦田农夫”在11月30日发布的视频中给出的判断。

  “麦田农夫”在视频中指出,对网友提供的11月16日五月天上海体育场演唱会现场的演唱歌曲音频进行分析发现,12首歌中,《干杯》《恋爱ING》《爱人错过》《为你写下这首歌》《伤心的人别听慢歌》5首存在假唱的情况。次日,音乐博主@声理学向中国消费者协会举报五月天在个人演唱会公然假唱的行为。随后,有关“五月天被质疑假唱”的内容以多种方式登上热搜,截至12月5日18时,与该事件相关的词条“终于知道告五人是告哪五个人了”登上微博热搜高位,1.4亿的阅读量显示出事件的关注度。

  值得注意的是,“麦田农夫”的视频显示,涉及假唱的歌曲有的并非整首歌假唱,其中“有真有假”。目前,据报道,“五月天”上海演唱会的原始视频、音频已提交属地文化市场稽查部门,有关部门将对提供的音视频内容进行科学的测评分析,并公布调查结果。

  关于五月天是否真的存在假唱行为仍有争议。在这之中,何谓“假唱”也需要明晰。“目前众多观点,正是对于假唱界限有争议。”在直播采访中,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孙宇昊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26条规定:假唱、假演奏是指演员在演出过程中,使用事先录制好的歌曲、乐曲代替现场演唱、演奏的行为。

  “半开麦”算假唱吗

  12月5日,涉事博主@声理学再发微博,提及“半开麦”事宜,并又一次引发争议。有网友表示,该博主“混淆(半开麦)和假唱的概念”,认为半开麦“和假唱(是)两个概念”。

  那么,“半开麦”究竟算假唱吗?孙宇昊介绍,以前的假唱就是直接放录制好的音频,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完全对口型,为了更好的演出效果,一些演唱会上会进行“半开麦”或“垫音”。

  “‘半开麦’就是放预录音轨,但将音量削弱到30%或者50%。演唱会演出人员的耳麦中都有节拍器,大家是同步的。唱歌的人可以听着预录音轨跟唱,这就不容易走音。这有点类似唱K的时候放着原唱唱歌,只是说预录音轨的音量比较低。”孙宇昊表示,“或者,在现场演唱的同时播放提前录制好的歌曲或者原唱,来混淆、掩饰气息、音准等现场发挥问题,属于修缮演出的效果。这种情况下演出者确实是现场唱歌,很难构成法条规定的‘代替现场演唱’的效果,因此较难认定为假唱。”

  “我个人认为到达一定比例,如80%,则基本与假唱无异。”孙宇昊表示,考虑到观众也是花钱买服务的消费者,为了更好的演出效果,在一定情况下,选择假唱、垫音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观众负责,需要与观众充分沟通告知,理解观众的真实需求,提出相关补偿票价、提供退票渠道、演出改期等其他解决办法,平衡演出效果、观众的心理与物质安慰,不应擅自替观众决定假唱、垫音。

  “定性为消费欺诈没问题”

  “其实假唱的现象不算很多。”作为韬安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同时也是高级经纪人、高级演出经理人,王军对于假唱有一定业内人士视角的观察。

  直播采访中,王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造成假唱的原因有很多,包括身体机能下降、歌曲本身具有一定的难度和挑战性,以及演出场次安排得太多太频繁等。不过,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如果假唱行为属实,“定性为消费欺诈是没问题的”。

  王军提到,假唱行为至少侵犯观众知情权、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3种权利,且属于严重的违约,如果假唱行为属实,已构成消费欺诈。

  对此,孙宇昊进一步指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价款或接受服务费用的3倍;同时,《民法典》中也有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因欺诈被撤销后,行为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

  “因此,若假唱属实,消费者是可以退票的。即便可能存在约定不得退票的情况,也有违反强制性规定的无效或违反格式条款的嫌疑。”孙宇昊表示,“消费者有正当退票的权利,为了体验现场演唱服务而购买演出票,结果遭遇假唱,也构成提供瑕疵服务的合同违约,可以请求恢复原状赔偿;假唱构成欺诈的话,或存在重大误解事由的,还可以行使撤销权,但有一年的期限。”

  售票方也需担责

  在假唱属实的事件中,退票是涉事方可能需要承担的责任之一。

  “消费者认为是假唱的,有权要求主办单位给予赔偿,主办单位也可以向演出单位或者个人追偿。但是,并不否认售票平台就不需要担责。”孙宇昊表示,售票平台在出售过程中也有保证演唱会不是假唱的义务,因此消费者也有权向售票平台主张承担赔偿责任。

  除此以外,可能担责的主体主要有主办单位、演出单位以及个人。

  据孙宇昊介绍,根据《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以假唱欺骗观众的、为演员假唱提供条件的,将对演出举办单位、文艺表演团体、演员,由国务院文化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向社会公布;演出举办单位、文艺表演团体在两年内再次被公布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营业性演出许可证;个体演员在两年内再次被公布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其中,以假唱欺骗观众的还将由县级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为演员假唱提供条件的还将由县级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处5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的罚款。

  在行业处分方面,《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提到,行业协会将实施联合惩戒,联合抵制期间,演艺人员不得参与各类演出活动。联合抵制期满后,需要通过行业协会评议同意,才能恢复演出资格。

  “需要有诚意的应对方式”

  在有关五月天的事件中,有一部分网友认为,即便五月天真的有部分“假唱”,也可以理解,几位成员都年近50岁,身体机能下降,他们的许多歌曲节奏快、耗能高,完全真唱可能身体吃不消。他们认为“很多观众去听五月天演唱会,主要也是图一个氛围”。但也有一部分网友说,歌手应当对买票观众负责,真唱是基本素养。

  在王军看来,从事前安排上来看,大部分的观众来听现场的演唱会,可能是为了追求情怀、氛围和沉浸式的感受,“在这种情况之下,歌迷、粉丝对自己的偶像其实会有共情心理,如果歌手能力下降、表演一些曲目有难度,对于一些内容作出调整、降调的处理,我觉得这是无可厚非的”。

  王军指出,从事后的安排来看,过往有歌手因突发高烧达39度而无法完成演出,随后,工作人员宣布,歌迷可以凭票退款。“如果遇到了一些突发情形,我觉得这是一种比较诚恳的处理方式。”王军表示,“如果演出要暂停,对于后续如何补偿、如何补救、如何调整有明确的书面安排,这种其实可以获得消费者的充分谅解,应该作出这样非常具有诚意的安排。”

(来源:中国商界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整理自互联网,本站仅提供展示,不拥有所有权,不代表本站观点立场,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文章、图片等内容有涉及版权/违法违规或其他不适合的内容, 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29 网乐聚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22030477号-6 |——:合作/投稿联系微信:nvshen2168

|—— TXT地图 |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