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网乐聚!

时薪低至50元 “6·18”直播更卷了

品牌头条 2024-05-201026user1457

  5月19日晚间8点,李佳琦直播间开启“6·18”爆品预售,头部直播间正式“开卷”。直播热火朝天背后,主播的最低薪资却进一步下探。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杭州部分主播的最低薪水能达6000元/月;兼职主播时薪可以低至50元,趋近于非直播热门城市资水平。

  高开低走,成了直播行业近年发展的趋势图:平台为存量竞争低价肉搏,商家设法直播投入控制成本,代运营机构为了争抢商家资源压低直播报价,压价策略层层传导至间中。

  行业饱和,大浪淘沙。头部机构不得不在直播时长、消费场景上继续“卷”。只不过,专业人才依然稀缺紧俏。

  兼职主播时薪跌至50元

  临近“6·18”启动日,淘宝、抖音等平台的直播间正在加紧预热。然而,在一些招聘平台,主播的薪资却并未因电商大促越发火热而水涨船高。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在直播资源较为集中的杭州,一家文化传媒公司以6000—10000元/月的薪资招募全职带货主播,工作涉及抖音、淘宝直播虚拟类目,直播时长为6小时。

  兼职带货直播的时薪也继续下滑。招聘平台显示,一家位于杭州的培训机构招聘潮玩带货主播,时薪为50—100元,招聘也不再要求有相关从业经验,明确要求则是主播能在抖音与粉丝互动并销售正版动漫潮玩。

  张丽丽(化名)曾做过六年的主播,为雅诗兰黛等多家品牌直播过。据她回忆,从去年整个行业来看,在低线城市和较小的代运营机构,主播时薪大致在50—80元。而在杭州这类一线城市,大部分主播时薪在100—200元左右,播得不错的主播能达到300—500元。

  直播代运营机构与品牌亲自下场搭建直播团队,这两种方式形成了明确分工并实现互补。大量品牌在抖音、淘宝发展店播,培养人才。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品牌会选择在重要的大促节点将直播间外包给一些像张丽丽所在的代运营机构,毕竟代运营机构的主播在形象和专业度上要更强。

  然而,为了争抢大品牌直播资源,这几年代运营机构在报价上也越压越低。“比如一家代运营机构的时薪报价2000元,另一家报价500元,那么品牌商就会分出一些直播场给后者,来降低成本。”这也造成了张丽丽公司合作的一些大品牌逐步流失。

  从事品牌商务的李亮(化名)透露,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杭州的主播薪资已经开始下降。“市场消费收紧,今年‘6·18’很多品牌的投放预算有所萎缩,主要是其背后资本因为品牌达不到业绩预期而撤资。”他说道。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商家为了进一步缩减直播投放成本,近年来一些品牌商不仅取消了主播的大促时薪奖励,有些商家还从主播的GMV提成里扣除了平台推流费用。

  AI难替专业主播分忧

  “品牌要求我们保持高度激情、拿捏节奏。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必须严阵以待,要接住大促突然涌入的流量。由于品牌比较多,我们缺人也很厉害。”今年“6·18”前,罗小荣(化名)在三个直播间连轴转,有一天曾连续直播了14个小时。她主要在天猫和抖音直播,品类横跨服装、母婴、数码等。可见,尽管高薪红利期消失殆尽,但主播们的工作强度并未明显减弱。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进入直播行业,把赛道撑大的同时也让竞争更为白热化。据《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2024)》统计,截至2023年12月,全网短视频账号总数达15.5亿个,职业主播达到1508万人。

  在从业人士眼中,直播流量环境越发严峻,经验丰富的优质主播的稀缺性就越发凸显。拥有强号召力的头部主播,被更多品牌和平台给予高期许,承接着更为集中的流量期待,相应地,头部主播们承受的压力也就更高。在近日美腕举行的“6·18”媒体发布会上,李佳琦的嗓音比去年更为沙哑。他坦言,“因为用户真的太多了,但是李佳琦只有一个”。

  美腕合伙人蔚英辉表示,从今年“6·18”开始,美腕旗下“所有女生”直播间将测试数字人直播,这也是美腕的一次新尝试。其次,美腕还将搭建AI智能客服,担任直播全链路的咨询服务。

  对于测试数字人直播的原因,蔚英辉认为,数字人能够补充真人主播的空缺时段,可以实现24小时不停播,让直播间和货架电商一样在任何时段服务用户。

  去年时,谦寻和烈儿宝贝已经尝试了数字人直播。前者针对商家发布AI数字人业务,后者则是让数字人和真人同台直播。尽管美腕未透露AI形象是否为李佳琦,但头部直播机构逐步试水AI数字人直播,一定程度上能低成本扩展直播时段,延长挂链商品的曝光时间,还能尝试进一步降低主播的工作强度。

  不过,李亮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达了直播间使用数字人的顾虑。“一方面是用户的信任度问题,另一方面,如果商品售后出现问题,不乏有企业会将其推脱至外包的数字人技术公司来承担风险。”李亮说道。

  降价难成直播杀手锏

  “电商已经到了卷无可卷的地步,而且随着各项规定的出台完善,越来越多的野路子直播方式也终将被淘汰。”李亮认为,做好一个好口碑、有消费记忆点的直播账号,无疑是账号长期存活的关键。货盘差异性、账号内容、人设差异性等都将会决定直播IP化的走向,起关键作用的还是强大供应链,其次是专业化的运营团队。

  即便主播和账号遍地开花,专业主播的江湖地位始终难以被替代。今年“6·18”,头部直播间为抢夺用户注意力,火拼程度更为胶着。5月19日晚间8点,李佳琦直播间投入3亿元红包,挂出超490个商品链接。除了美妆,美腕还首次把全品类爆品放在冲刺第一天。同一个时间段内,交个朋友、陈洁kiki等也在以上亿红包、百万定金红包等优惠活动拉拢用户。

  与此同时,头部直播间对场景消费的挖掘更为精细化。李佳琦直播间在“6·18”将推出宠物和户外旅行专场,“所有女生”直播间会新增食品溯源专场。为了丰富直播内容,此前,美腕还尝试把直播间放在户外或是旺旺等主播家里。

  当用户逐年被市场教育并适应了直播消费,商家投放也日趋理性时,企业要想竞争流量存量,单一维度的商品推荐和降价已经很难成为直播间的杀手锏。罗小荣在天猫直播时,明显感受到用户对“6·18”的咨询热情较之往年有所降低,直播间的GMV大约下降了5%。

  “大牌入驻抖音,对天猫的冲击是很大的。”罗小荣表示,为保护品牌调性,大品牌会避免在不同渠道做价格差异化,并且在直播间以不同赠品叠加来组货盘。

  电商平台间的互搏也是刀光剑影。罗小荣称,抖音目前上线了比价机制,相同的商品平台会自动向用户推出最低价的商品。此外,平台还在会员上大打出手。天猫今年力推88VIP,而抖音也聚合了大量品牌的会员优惠入口。

  今年“6·18”的直播战线也被拉得更长。据了解,今年淘天“6·18”不仅开启时间比去年提前了6天,还比今年京东的时间提前了11天。小红书、快手和抖音也相继在5月20日后开启大促。

  大促是流量的高峰期,也是舆情频发的重要时段。从外部环境来看,今年相关部门针对直播乱象将继续加强监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将于2024年7月1日起实施,要求强化包括直播带货在内的网络消费的信息披露。

  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同样指出,随着监管体系收紧,没有专业能力的主播将加速退出,未来直播会越来越向专业化方向发展。

  “虽然行业的薪资有所下降,但无论是机构还是品牌,都会愿意花更多钱给更专业的主播。”张丽丽说道。

(来源:中国商界网)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于第三方或整理自互联网,本站仅提供展示,不拥有所有权,不代表本站观点立场,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文章、图片等内容有涉及版权/违法违规或其他不适合的内容, 请及时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Copyright © 2029 网乐聚 版权所有

苏ICP备2022030477号-6 |——:合作/投稿联系微信:nvshen2168

|—— TXT地图 | 网站地图 |